各位看了我唬爛這麼多篇,其實可以看出我的思考模式只有一個,就是「找
出理論價值,計算市場價格偏離價值的程度,進行套利」。也就是說,我認
為「市場通常是錯的」,而且常常錯得很離譜。

這種想法和貼著盤面的技術分析派,「市場永遠是對的,要尊重市場,聽它
要做什麼」,簡直是完全相反的模式。好玩的是,這兩者最後的結論常常一
樣,只要你真的玩到有「出師」的話。

其實這兩者,就好像在彈簧上動能和位能的互換而已。技術分析派看的是動
能,而我是看位能。技術分析是運動學(kinetics),而我是動力學(dynamics)。
對我來說,彈簧平衡點的計算是首要的大事,但是我絕不會在平衡點到就進
場,我會等它的位能愈來愈大,大到很離譜,例如在統計學上大於兩個標準
差時,再進場。而技術派會等彈簧確定往反方向彈回時再反轉部位,其實和
我的買點不會差很多,但還是各有所長,其間的差異,要自己去體會。

就動力學的觀點而言,在超跌的情形下做多,在超漲的情形下做空,就好像
把石頭從山頂上推下來一樣,完全不用費力,反之,在超漲的情形下做多,
在超跌的情形下做空,就好像把石頭推上坡一樣,弄不好自己被壓死。所以
主力炒一支股票,籌碼面當然要考量,但即使籌碼是同樣的乾淨,最後是荷
包賺飽還是破產下獄,其實和該股票的超跌程度有極大的相關。這點大概只
有我提出來,以前還會有主力作手嗤之以鼻,認為我那一套根本不是他們主
力圈考量的做法。他們強調的,是如何「做價」,認為這和股價是否超跌完
全無關,「因為股票只是一張紙,一種賭博的籌碼,可以有任何的價格,端
看有沒有人炒」,而他們自認為就是那個任意操弄股價的上帝。不過這麼多
年來,我對於他們的下場預言都還蠻準的。上帝真的存在。

我那篇對日本經濟的建議上,可以看出,我對於人為炒作,或是護盤所造成
的多頭,一點信心也沒有,以我的觀念,只有一種多頭是很紮實的,就是超
跌很多之後所展開的多頭,那是沒有人炒也會自己漲的多頭,因為「上帝的
力量與你同在」。所以我才建議,利用急貶且超貶,造成上帝力量的反轉,
之後不但不用護盤,還可以反過來進行「阻升」,增加貨幣供給額,造成貨
幣政策很大的空間以刺激景氣復甦。至於為何要緩漲,主要考量是,不要把
好運一次用光,要慢慢用,讓全世界的外資匯入日本養成習慣。日元在超跌
區緩漲,外銷廠商溫水煮青蛙,不但有時間改善,不致於受到瞬間的衝擊而
倒閉,而且在長期強勢日元的訓練下,會變得非常的強,二十年後回顧,簡
直天壤之別。而像那位前局長所建議的長期緩跌,第一個跌得不夠強,無法
讓外銷廠商起死回生,再則長期的弱勢日元,使得外銷廠商沒有逐漸改善的
壓力,最後還是完蛋。

夜路走多總會碰到鬼,而鬼的數量是出乎大家想像的。所以最高級的投機客,
就是最敬畏上帝的人,追求徹底的合理化,不存任何僥倖之心。這和「投機
客」三字給人的形象,簡直是天壤之別,難怪大多數人都是「投機不成蝕把
米」,到處都碰到鬼。

以前覺得很多諺語或是道德觀只是教條,或是掌權者用來做社會控制的手段。
在看到"Game theory"的精彩論述後,我才了解,有時去遵守看似迂腐的教
條,才能使自己獲得最大利益。

愈來愈崇拜馮紐曼。

by 怪醫
創作者介紹

市場求生手冊

stas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