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有行情的時候,賺錢最簡單的方法,就是把資金一股腦的押下去,
完全忽略所有進行中和可能的回檔,這樣可以保障你吃到大部分的行情。~

首先要承認的是,我大部分時候都賠錢,但是只要被我抓到千點以上行情,
資金都會翻倍,方法?沿路買上去空下去而已。

SARS恐慌之後,我的資金靠著不斷加碼,在92年中和93年初兩次千點行情中,
接近十倍數成長,那陣子的操作不是強運足以形容的,真的有種不可一世的感覺,
最扯的一次是陳由豪記者會那天,我手上恰好有一狗票廉價put,
一天就讓淨值增加一百萬,當天我也很豪氣的花了七千塊請朋友吃乾杯。

當時完全沉浸在勝利的感覺中,殊不知才隔兩個星期,
老天爺就把那些錢通通收回去,還讓我度過人生中最長的兩天。

~把歷史線圖攤開,一格一格的往右捲,配合一下模擬操作,
是不是總有些k線會讓你覺得意外,其中震撼力最強的非屬大跳空不可。
每次大跳空出現,不論有沒有倉位在手,我總是在想像一群人歡欣鼓舞,
而另一群人手足無措,然後思考當我在勝組的時候,我會想要做什麼?
儘快獲利了結?或者勇敢的拿獲利凹下去,順便祈求上帝的眷顧?在敗組呢?
趕快結束虧損?或者勇敢的拿虧損凹下去,順便祈求上帝的眷顧?~

當時我的風險控管是標準的一口倉三口糧,但是做到這麼大的時候,
一定會買價外兩到三檔的op避險,玩了近六年只有一次沒有做到,
但光是這一次,就讓我差點失去繼續參與比賽的權利……

3/18的帶量大長紅,讓我把部位從淨空單變淨多單,3/19再加碼,
當時我相當看好國民黨的勝選行情,一直想像會出現90/12立委選完後的大噴出,
手上100多點的未平倉利潤,順到不行的操作,極端樂觀的心態,
讓我整個鬆懈下來……

那天球隊有比賽,我不到中午就離開電腦跑去球場,經過這兩天的兩次加碼之後,
我的部位已經是滿倉狀態,正常狀態我一定會買put避險,但是宿舍網路剛好掛掉,
找不到營業員名片也沒記電話,那時我對自己說了句:
「沒那麼衰吧,大不了把前幾天賺的吐出來,反正本來就是賽到多賺的。」
接下來的事大家都知道了,兩顆子彈不打緊,摩台電下午只跌了2%,
但是隔天晚上看到連戰說出「我要提出選舉無效之訴」這句話,我就知道慘了。

3/22開盤前市價把所有的多單丟出去,本來還抱著一線希望,
畢竟之前沒有出現過沒縮減跌幅,還一價到底的狀況過,
但我看到委賣口數的時候不禁倒抽一口冷氣,沒記錯的話應該超過兩萬,
當天開盤本來還有機會躲第二根停板,因為深價外的put並沒有直接鎖漲停,
但是我的保證金完全卡死,第三口糧通通被拿去買股票,
我等於自己把防火門給鎖住了。

那天盤中我只做了一件事,就是祈禱……祈禱林全在記者會講些激勵市場的話,
祈禱國安基金會進場護盤,讓我的多單可以止血,但是什麼都沒有。

~對我來說,期貨帳戶裡的數字向來沒有什麼真實性可言,
比較有經驗的市場玩家應該多少能體會這種感覺,淨值增加並不代表什麼,
因為下一刻那些錢就可能從你的帳戶流到另一個不知名的帳戶中,
一切都只是幻象,一場巧妙的鬥智遊戲罷了。~

很幸運,跌停在第二天就打開了,我並沒有淪落到要被迫補繳保證金的地步,
雖然期貨戶頭從3/19的近三百萬,到3/23砍倉時只剩下五千多塊,
但卻意外的有種輕鬆感,因為我知道我活下來了,而且還保有充足的資本,
可以參加下一場遊戲。隨後我在反彈波中沿路加碼友達和奇美的權證,
又在高檔沿路往下加碼放空,收復了大部分的失土。

那陣子我常常在想,如果當初多了一根停板,那我的人生會往哪裡走呢?
我是不是會從此離開市場,或者只是需要更多療傷止痛的時間?

隨後一年大概是波段操作者的地獄吧,大部分的時間都在5500-6000的小區間盤整,
我自己也犯了在泥濘地裡開坦克車的錯誤,整理時明明應該等待方向,減量經營,
卻老是忘不了之前做波段大賺的感覺,資本也在一次又一次的回檔中穩定腐蝕,
在小區間中堅持加碼操作,下場自然是不斷的停損。

回頭想想,自己真的是蠻幸運的,在合適的行情裡,用了合適的操作法賺了一筆,
正因為有著過去成功的經驗,我才有勇氣不斷堅持走下去。但也因為同樣的經驗,
讓我花了快一年,才真正理解「盤整區不要隨意加碼」這句話的意義。
創作者介紹

市場求生手冊

stas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馬蓋先
  • 同心

    那一次也是損失慘重 不過我是做股票的
    做期貨沒那個膽 最近幾個月才開始賺錢
    有幸拜訪這個部落格 有空會請教請教你
  • Poya
  • 「盤整區不要隨意加碼」這句真是看了超有感觸的呀~
    從2008整個波段到最近連續被巴,再回首已百年身…
  • 呵呵 大家都是慢慢走過來的

    stasis 於 2009/04/07 19:39 回覆

  • 鄉民
  • 重點在一狗票的PUT是怎麼來的吧...
  • 悄悄話